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刘庆柱很不诚实(续)  

2010-09-26 18:10:16|  分类: 三国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庆柱很不诚实(续)

三,业内人对“曹操墓”有无争论

在2010年1月8日新闻中心 —— 新闻嘉宾“曹操墓”访谈实录中,主持人问及考古界对“曹操墓”的不同观点,刘庆柱说:“现在争议主要方面的代表人物是两方,考古学这一方持肯定态度。”并列举出自己、秦始皇陵考古队队长、西汉帝陵考古队队长、长沙马王堆考古队队长,陕西省杨凌考古队队长,以及研究战国到秦汉魏晋南北朝的一些博士生导师……而且都是专门研究这一层的,(他们都持肯定态度)。另一派的代表人物有某大学搞文学史的,有政法大学搞文学史还是搞政治学的,还有是自由撰稿人,应该说他们跟考古专业(还有距离)。并且断言:“不是专业的知识对你来说是硬伤。你说外行话没有关系,因为你不是这个领域的。”

刘庆柱先生这一区分,立即使阵线对立,泾渭分明,毋庸细听,只须看一看双方阵容的学识组成,立即可判定是非曲直,谁对谁错。 

然而2010年6月13日,中国考古学会原理事长徐苹芳在接受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被他们认定是曹操墓的,也是被盗过多次……你怎么确定?”

徐苹芳还说: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等石牌,“根本不是铁证!‘常所用’包括东西和衣服,是最高统治者送给他的大臣或者亲属作为纪念用的,在东汉时期非常常见,《后汉书》里面就有一些记载。墓中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石牌,解释为墓主人得到魏武王馈赠后,觉得非常珍贵,才一直带在身边更说得通,如果墓主人是曹操,反而不大可能随葬这样的石牌。”“曹操墓之所以被质疑,并不存在外行内行之说,而是证据不可靠……我坚定地认为,西高穴大墓绝不可能是曹操墓。”

徐苹芳强调:“到现在,王巍(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所长)也不敢最终确定西高穴大墓就是曹操墓!他总要考虑社科院考古所的名声的!……说话一定要说实话,……这也是做人的基本要求。至于刘庆柱,为什么一直要坚持说这是“曹操墓”,我也不好说,你可能还要去问问他!”“我对国家文物局也反映了这些事,和我差不多大的老考古界人员基本和我看法一样,不认为西高穴东汉墓是曹操墓”。

从徐苹芳先生的谈话中,可以归纳出三点:(一),从国家文物局评定2009年考古十大发现时,徐老先生就持激烈的否定意见;(二),有一批考古界前辈都同徐老先生意见一致;(三),徐老先生、中国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一批考古界前辈都是考古专家毋容置疑。

刘庆柱先生太有魄了。这些业内人士的否定意见,刘庆柱先生当然知道,在划分“曹操墓”两大阵营时候,他那傲视一切的气魄,硬是把这些考古界名流排除在考古学之外,编造出考古界的大一统局面。

四,商业化目的还是保护、开放

2009年12月28日,刘庆柱先生就“曹操墓”做客新浪网,回答主持人关于河南安阳是否有商业化的目的时,明确表示:“保护,开放,不叫做商业化,要展示,要恢复历史记忆,让曹操的后代,让我们现在人通过曹操认识当时的历史,当时的中国,必须得开放……”

开发保护或者商业化,都是政府行为,与学者无干,别说是退休前所长,今所长亦无权决定“曹操墓”将来的价值取向。是否被当地政府利用为商业开发,原本超然物外的刘庆柱也难逆料。在事物还没有呈现出本来面目的时候,刘庆柱越俎代庖站出来辩护,说明两者之间的关系,远远超出了学者与政府之间的应有之义。

刘庆柱先生解释的相当巧妙:借“恢复历史记忆,让曹操的后代,让我们现在人通过曹操认识当时的历史。”

哈,不将“曹操墓”开发出来,就不能认识当时的历史?如果要通过这样的途径认识历史,那么,中国将进入举国掘坟墓,全民孙殿英时代。多憋足的理由啊!

至于保护,更难圆其说。这座坟墓多年来被疯狂盗掘,安阳市政府如果责任心略有一些,早都会加以打击、保护,何以弄成今天这样的全非面目,以至于要进行保护性发掘!

刘庆柱太有才了。熟练的文字技巧,使得他稍稍玩弄下字眼,立即使商业化就地转身,变成了冠冕堂皇的开发保护。然而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在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刘庆柱先生的好忘性!就在前一天,即去年12月27日,安阳市市长张笑东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安阳市政府计划建设一座曹操高陵博物馆,最终建成三国文化考古、文物保护基地和旅游景区,为推动安阳文化旅游事业发展增添新的活力。”同时表示,还要展开征地、修路、通水、通电等工作,在此景点建立公安分局或派出所。

张笑天所说的考古、文物保护和旅游景区三位一体,前两者属于虚晃两枪,真正目的在于旅游,在于旅游的门票。何以见得?考古工作时段性很强,“曹操墓”考古发掘,充其量两年时间;至于发掘出来的资料,不需要放在博物馆照样研究,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几乎迄今为止的所有历史研究,都不是在博物馆里完成的。“曹操墓”周边即令有再多的考古任务,其场景也不能搬迁到“曹操墓”进行。墓葬的保护,在于维护其完整,在于保护其不遭盗掘破坏。所谓的保护性发掘,不过是收拾烂摊子,是终止盗墓终止破坏,是极其无可奈何的举动,绝不是乘火打劫发掘古墓捞取钱财。

安阳政府对“曹操墓”长期被盗面无愧色,反而兴高采烈、眉开眼笑,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地召开新闻发布会,大动干戈,耗费巨资修建曹操高陵博物馆,这不是对之前的失职进行补救,而是要乘火打劫,为之后的欺骗钱财铺平道路。裴钰教授直截了当一语破的,指出“曹操墓”能给当地每年带来四点二亿的经济收入!明眼人早都看出,安阳方面异常兴奋的异常举动,正是冲着这四点二个亿来的。这都不叫商业化,还有什么能够称作商业化的?

至于发展墓葬经济之正确与否姑且不论,这里所要说的是,刘庆柱先生公然对媒体再次撒谎,硬是将商业化墓葬开发掩藏起来,冠之以“保护,开放”,溢美为“要展示,要恢复历史记忆”。

一个学者,成就大小另当别论,毕竟本身智力、外部条件千差万别,不可以求全责备。然而学者的良知是其安身立命的基础,人民生他养他,必得给人民说真话,用自己学识为社会服务。在河南安阳“曹操墓”的认定上,刘庆柱先生说的谎言太多了,缺乏起码的社会良知。

一个不诚实的人,在安阳“曹操墓”的认定上,所说的一切依据,还能有多少真实?谁还敢信!

  评论这张
 
阅读(6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