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刘庆柱先生还在撒谎  

2010-09-26 18:18:10|  分类: 三国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庆柱先生还在撒谎

在苏州三国史高层论坛揭露“曹操墓”一系列造假之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8月26日报道了刘庆柱先生的回应。然而回应得让人如同吃了苍蝇,只觉得恶心。对此,仅对回应作以下剖析。

一,诚实比专业更重要

在苏州三国史高层论坛上,我说了刘庆柱先生不诚实,并举出四个例子,都是在知情中有意作伪,其中有卞氏头盖骨一事。因为在去年十二月,刘庆柱先生为了证明大龄女性头盖骨是卞氏的,以此证明男性头盖骨就是曹操,进而证明曹操墓确凿无疑。指出他在熟悉三国史资料的前提下,竟敢有意把卞氏出生时间推迟到十五年之后。

在我指出在年龄上作假之后,刘庆柱先生回应说:我发现史书中关于卞夫人的记载有误。史书记载,她70岁去世,比曹操晚10年。那么,曹操死的时候,她60岁,儿子曹丕33岁,这说明卞夫人27岁生曹丕。曹丕是她的第一个儿子,后面还有三个儿子。卞夫人20岁时嫁给曹操,27岁才生第一个孩子,这不合常理。这就意味着,卞夫人的结婚年龄、去世年龄和曹丕的年龄,这三个记载中,至少有一个是错误的。

刘先生强调:史书记载的不见得完全正确,相反,考古发现的结果和文献有出入时候,应该遵从考古结果。

这段谈话中,刘先生已经不顾常识在制造新的谎言。

其一是,史书记载有错误。

历史上也有年龄辈分记载不合情理的实例,比如《史记·五帝本纪》中,大禹是颛顼的嫡孙,鲧的儿子;虞舜是颛顼的六世孙子,依血亲关系,大禹是虞舜的的四世叔祖。即令有大夫小妻的因素,也不止嫡孙比六世孙年龄还小,虞舜选定的接班人,竟然是四世叔祖。但是这是在几千年之后依照口头史学补充的史料,难免有以讹传讹的误差,不足为奇。

自汉献帝入住许昌再迁居洛阳,以至曹魏时期,由于政局相对稳定,稳定的国都王都,确保了两个朝代史官制度不曾中断,重大事件都有及时的记载,这是《三国志》引用曹魏史料的基础。天下第一家主要人物生卒年月,是曹魏证权的重大事件,又有及时的流水账记载,决不会出现错误。生卒年月是中性史料,没有隐恶扬善、弄虚作假的必要。曹魏主要人物的生卒年月,都同其他重大事件关联一起,同其他人物传记相互印证,环环相扣,间不容发。除过卞氏二十岁之前那一段历史,诸如做娼妓时接待过那些嫖客无法追述,其他都能达到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结果五对口。

退一万步说,依照了刘庆柱先生的怀疑,先将其推倒,让刘先生重新排列组合,你能编造合成出一组合理的生卒年月吗?怕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难如愿。

请问一句,你说卞氏二十七岁生曹丕不合常理,依着你编造的谎话,卞氏七岁时生曹丕到合理了!

再请问一句,卞夫人的结婚年龄、去世年龄和曹丕的年龄,这三个记载中,至少有一个是错误的。敢请问先生,有依据吗?没有依据何以要信口开河!

其二是,刘先生强调:史书记载的不见得完全正确,相反,考古发现的结果和文献有出入时候,应该遵从考古结果。

请问先生,经过你考古,曹操、卞氏、曹丕、各生于何时又死于何时?能拿出考古结论么?基本的结论一个没有,还遵从什么考古结果?那么只能是遵从一个结果,你说什么就遵从什么,好像真理坐在了你家炕头!嘿嘿,口含天宪者也不会如此霸道,何况是先生你哪!在这里,你是在六经注我,说话已失了道德底线,遑论考古!

显然,遵从考古结果又是个谎话。对史料怀疑以至修订,要有依据证明其错误确凿无疑,不能因为伪造史料让先生曾经出丑,就对真实的史料武断地否定。刘先生在此前证明卞氏五十多岁死时,正是依据了三国志记载,被指出伪造历史后,才忽然发现记载有误!请问先生,错误在哪里?有根据吗?如果有错误,就应该先将记载中的错误厘清了再加以引用,何以要在去年十二月匆匆忙忙得出有利于自己的结论?

其三是,自知道前言不搭后语,难自圆其说,从而又打起马虎眼,说在人骨鉴定中,也可能有误差。因为我们是用欧洲系数进行对比,主要是形体鉴定,但是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生存环境,人骨会有不同,不能孤立地看技术参数,要全面看问题。

这个谎言很华丽,在玩弄了一系列考古词汇、技术词汇后,得出技术参数不可靠,又得出永远都正确的“要全面看问题”结论。

谁片面看问题了?我只是说,你在卞氏出生时间上有意撒谎,并没有涉及其他事情,同片面二字并不沾边。

至于测定器械、技术参数等,永远都是相对的,不可能绝对准确,就像每个人都使用钟表,但是时间总是近似值,最精确的原子钟,亦不过是近似值。关键是,近似值已经处在允许的范围之内。人骨测定之所以采用欧洲系数进行对比,就是因为截止今天,这一系数最符合测试者目标。如果测定的结果与实际状况相去殊远,人们自然要加以淘汰。既然采用了,就有了重要的参数依据。你在之前论证曹操、卞氏年龄时,正是采取了这些参数。在指出你伪造卞氏出生年龄后,忽然技术参数又不可靠!请你准确说出来,技术参数误差有多大?以至于把你这个诚实人弄成说谎者!

再请问一句。技术参数不可靠,为什么要堂堂正正地论证大龄女性头盖骨就是卞氏头盖骨,用卞氏头盖骨佐证曹操头盖骨,再用曹操头盖骨佐证曹操墓真实不虚?

刘先生一再强调:“先假设,后证实。”而你,竟然是这样假设又这样证实,真让人开了眼界。

错了就错了,能认识错误,诚恳地予以检讨更正,仍不失诚实。显然,刘先生不是这样,而是用新谎言极力掩盖旧谎言,用后边的谎言掩盖前边的谎言。别人不懂得考古,不至于不会听话;不会说谎的善良人们,照样听得出谎言。过分低估民众的听力,只会把自己推到进退维艰的地步。

刘先生将史书记载、现代测定技术都弄得飘忽不定、难以捉摸,然后又用这些忽悠读者,掩盖伪造历史的错误,可爱极了。

我在说刘庆柱先生不诚实时候,说真的,很有些于心不忍,只是逻辑推导到这里,我无法掩盖结论。怎么先生总是给我这一残酷的命题,不断地提供有力证据!

 

二,鲁潜墓志铭是真的吗?

与会学者一致认为,鲁潜墓志铭是假的,理由摆了一河滩。诸如:墓志铭无志无铭,十分失谱;特别是鲁潜墓志铭中指出曹操墓准确位置,毫无道理;鲁潜墓穴在哪里?没有墓穴的墓志铭是无本之木;鲁潜家属、后赵朝廷何以知道曹操墓位置?如果他们知道的如此具体,当时世人都会知道,县志、郡志理所当然会记载无误,能拿出地方志加以佐证吗?

对此,刘先生并没有作出理性回答,却顾左右而言他地强调:当时同去的专家都是全国响当当的,他们仔细研究了鲁潜的墓志。“一位古文字专家已经70多岁了,是国家文物局委派他去的。那位古文字专家认定鲁潜墓志是真的。原因是,其中一块石碑上刻有‘行清’。‘行清’是什么?现在一些大学教授都未必知道。行清就是厕所,这在古代文献里有很明确的记载。”

刘先生所依据的,无非是两条:其一是权威标准,既然响当当的专家已经认定,肯定是对的;其二是,里边有行清二字,行清很少有人懂得。言外之意是,造不出假。

刘先生搬出权威标准吓唬人,能服天下么?扑克牌大吃小规则,不适用于学术讨论。至于行清两个字,更吓不住任何人。制造冰毒的毒枭,不一定懂得有机化学,之所以批量生产,因为有搞化学的业内人士参与其间;书画市场上的所有赝品,都是书画家制造出来的;鲁潜墓志铭之所以备受怀疑,无法排除考古界业内人士上下其手。刘先生是搞考古的行家里手,思维何以如此粗疏!

更何况,在墓志铭中不提功德,却在一旁石牌上注明厕所,是怕鲁潜拉在裤裆,还是怕鲁潜跑进女厕所被抓了流氓?一个诚实的曹操墓的力挺者,就应该实实在在地回答业外人士的质疑,比如为什么墓志铭无志又无铭?准确记载曹操墓地址的原因特别是依据何来?鲁潜墓穴在哪里?然而却得不到一句回答。这些疑问避而不谈,难以证实曹操墓。

三,殉情者自有人在

对诚信测定的建议,刘庆柱先生回应说:“我不需要测谎,学术探讨关测谎仪什么事呢?”“他想为曹操殉情就随他去,但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

哈哈,原来先生也是标题党,只是听了或看了我会议上发言报道的标题。我在会上说:假如当初对周正龙等人进行测谎,也不至于弄出一只华南虎,致令陕西三千多万民众蒙羞。现在曹操墓愈讨论距离愈远,表明不是认识问题是利益问题。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诚信是弄清曹操墓前提,应该对当事人进行诚信测定。假如我有半句谎言,我自行了断,人说少而不学,长而不得,老而不死是为贼。假如刘庆柱先生他们说了谎,我不索命,只要求他们做出诚恳的检讨。后来以讹传讹,变成了“假如刘庆柱没有说谎,我自行了断。”

我了断什么?我当然知道,也许我可能说了错话,但是没有说假话。没有说谎,我了断什么!这一误读,凤凰网已经做出更正。然而刘庆柱先生只是看了标题,还让我去为“为曹操殉情”。我殉什么情?帝王将相的冥间文化,无一例外是奢侈文化——不惜倾举国之力;无一例外地是腐朽文化垃圾文化——是专制社会等级制度的延续繁衍,是穷奢极欲的死后掠夺。在今天,这些都理应受到无情鞭挞。只有患有食尸癖的人,或者为金钱所诱惑,才对帝王将相陵墓兴趣盎然,才会去殉情。

至于刘先生不去做诚实测定,也许是不屑,也许是不敢,两个人说不明白。只是先生不肯去,在公众的心目中,已然失去了学术讨论的诚实基础。

在当今考古界,刘先生自然是泰斗之一,学富五车,令人敬仰。在曹操墓的认定中,一再地强调业内人士的业内话。然而,真理再向前走出一步,立即会变为谬误,过分强调专长的结果,反而失去了基本的常识,简单的道理。苏州会议上我说过:“千军万马,能推翻一个政权,不能推翻一个基本常识;金山银山,能买去一些人良心,买不去一个简单道理。”对这句话,我今天依然坚持。先生的学问令人敬仰,但是,在曹操墓的认定上,你不能违背常识违背道理呀。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