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神鬼难测的魏武王铭牌  

2010-09-26 18:31:01|  分类: 三国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鬼难测的魏武王铭牌

                      ——曹操墓假在哪里(之二)?

 魏武王常所用系列铭牌,是佐证曹操墓的一个钢鞭证据。如果这一证据确凿可信,对肯定曹操墓十分有利。遗憾的是,这些麒麟皮下的铭牌,几经解释,立即露出太多的马脚。今试举几例。

  一,铭牌示人娇容四变

“魏武王常所用”铭牌系列的挑帘出台,有一个十分生动的过程,是一个千变万化的过程,出自安阳正规渠道的版本就有四个,请读者仔细辨认。

“魏武王”铭牌示人的第一个版本。

2008年9月,潘伟斌在台湾《故宫文物》月刊(台北故宫博物院主办)306期上发表论文《曹操高陵今何在》。 说是2006年,在这座被盗墓附近曾出土有数件文物,上面有“武王家用”铭文。并且论证道:曹操终生未称帝,去世时最高爵位为武王,因此怀疑是从上述墓葬中盗出的。  

这是魏武王常所用系列铭牌的第一个版本,弥足珍贵。请读者记住,潘伟斌说出了铭牌的大致数量——不很准确的“数件”。 

2008年12月,潘伟斌采用宣传广告形式,在全国动车组上遍布供乘客阅读的宣传性杂志《报林》,上边有潘伟斌发表的文章,醒目标题是《这儿就是曹操墓》(2008年12月10日)。文中写道:2006年,在这座被盗墓穴附近曾出土有数件文物,上面有“魏武王家用”铭文。请读者注意,这篇文章中,潘伟斌将武王改称魏武王。

    “魏武王”铭牌现身的另一个版本:
    据河南省文物局退休局长常俭传说:“正在急需资金时,2009年3月,安阳市考古所所长孔德铭的一个朋友拿了一件从黑市上买的文物让他鉴定,孔德铭看到文物后非常兴奋,劝说他的朋友将其让国家回收。这就是与后来在曹操墓中发现的7块“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一模一样的石牌。”(见《南方周末》(2010.1.7)报道《曹操墓发掘路线图·河南需要一座帝王墓》。这里,常俭传说的是一个铭牌,即“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

    再看看魏武王常所用系列铭牌现身的第三个版本。

据《三联生活周刊》(2010年02期)报道:2008年9月,张燕平(安阳市安丰乡派出所副所长)又接到举报,有人进入墓穴。张燕平说:“这次是6人团伙,我们赶过去时候,两个望风的立刻跑了,剩下墓穴里的4个人就像瓮中捉鳖,让他们抓着绳子爬上来,出来一个抓一个。”张燕平对本刊记者说:这一次缴获的写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成为确认曹操墓地的重大证据。

在这里,张燕平只说缴获了铭牌,没有说铭牌数量,留下了任意解释的巨大空间。 

再看看第四个版本。

2009年底,潘伟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记者询问:“有人告诉我,直接证据是从盗墓贼手里拿到的?”潘伟斌答道:“是的。2008年,盗墓贼从二号墓中盗出画像石一块,其画面反映的就是东汉时期常见的八女投江图,从铭文看这绝不是一般平民墓葬或官僚墓葬。同时,从此墓葬中盗出铭牌一块,其上面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字样。”(见2009、12、28 《成都商报》)

在这里,潘伟斌没有讲是何时从盗墓贼手中缴获的,盗墓贼又是何时盗窃的?但是说出了具体数字——仅是一块!

看官且慢,这里还有第五个版本。

据新华网河南频道报道,安阳公安为了配合曹操墓发掘,开始对盗墓贼进行审讯,“随着对已抓获盗墓分子审讯力度的加大,公安部门从盗墓分子手中又追缴回了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的石牌1块、残石璧1个、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的石枕1个。”
    显然,张燕平副所长现场缴获的不知数量的“魏武王常所用”铭牌,并不包括“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

二,数件“武王家用”、“魏武王家用”铭牌到哪里去了?

人们当然有理由发问,到底从盗墓贼手中缴获了几块?退一万步,将张燕平所说缴获铭牌的数字压缩到一个,再将张燕平和潘伟斌第二次所说缴获铭牌叠合起来当一回事情,那么,潘伟斌白纸黑字写在两个刊物上的:“曾出土有数件文物,上面有‘武王家用’铭文”,“‘魏武王家用’铭文”的这数件“文物”到哪里去了?

如果真有这些铭牌,如今又统统不见了踪迹,当然要追究安阳文物局以及潘伟斌等人监守自盗的责任。私吞如此珍贵的文物,真的不怕杀头么?如果没有监守自盗的嫌疑,无疑,潘伟斌堂而皇之地向海峡两岸民众撒下了弥天大谎!再同之后的“曹操墓”联系起来,在刊物上字正腔圆地公开撒谎,就成为策划于密室的造假计划的第一个实施步骤。两害相权取其轻,请君选择吧,你到底是监守自盗还是蓄意制假?

常俭传所说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一模一样的石牌”。既然已经流传到孔德铭朋友手中,且同“‘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一模一样”,当然是另一个铭牌,而不是现在出土的那块“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也就是说,“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铭牌是两个不是一个。一个墓穴中出现两个同一内容同一形式的铭牌,作用何在?

如果是一个,潘伟斌并没有提起从其他人手中收购或其他人捐赠事项;九个铭牌中,一个是从的盗墓贼手中收缴的,上面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字样,另外八个都出之墓穴,自然没有收回“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的空间。

请问潘伟斌,“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是一个还是两个?如果是一个,那么,这一个先于开掘曹操墓之前,已经在孔德明朋友手中,你们也没有收购,那个人也没有捐赠,你们公布的“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是哪里来的?如果是两个,两个相同的铭牌作何解释?

还有,张燕平现场缴获的不知数量的魏武王常所用铭牌到哪里去了?莫不是又被监守自盗?

常俭传一语道破了天机,之所以见到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一模一样的石牌”,说明安阳一带文物制假贩假活动十分猖獗。

铭牌出土示人的娇容五变已变到这种程度,即令相信潘伟斌,也不知道该相信2008年9月、12月的潘伟斌,还是相信2009年12月之后的潘伟斌?

     三,魏武王用品怎么能更新换代

作为安阳市考古队长的潘伟斌,2008年兴高采烈向海峡两岸宣布,曹操墓就在安阳西高穴村的时候,使用的钢鞭依据,就是“2006年,在这座被盗墓附近曾出土有数件文物,上面有‘武王家用’铭文”。正像他后来所说:“这是认定墓主的直接证据。”

千年的文书会说话,这是白纸黑字写在刊物的凭据,任何人无法也没有权利对内容进行更改。

从2008年9月到2008年12月,数件“武王家用”铭牌摇身一变,齐锃锃变成了“魏武王家用”系列;时隔一年,数件“魏武王家用”铭牌又摇身一变,由“魏武王家用”系列,变成“魏武王常所用”系列。嘿嘿,现代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也没有魏武王用品更新换代来得轻松爽快!当《金陵晚报》记者就此咨询潘伟斌时候,潘伟斌说:当时看错了盗墓贼偷出来的文物上的字,将“常所用”看成了“家用”。

这种解释不靠谱。如此重要的曹操墓凭据,潘伟斌怎么疏忽到这种程度,竟然将“魏武王常所用”看成了“武王家用”?即令不识字,也能看出这两者字数相差甚远,更别说考古专家潘伟斌。一之已甚,岂可在乎!第一次看错不要紧,可以再看。奇怪的是,怎么第二次还看错了?又将“魏武王常所用”看成“魏武王家用”?第二次看错了也不要紧,请将2006年从盗墓贼手中缴获的数件“魏武王常所用”系列铭牌拿出来,让世人帮着你看呀!

  评论这张
 
阅读(338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