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言不顾行,行不顾言的政客  

2011-02-10 11:31:55|  分类: 传统文化与当代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不顾行,行不顾言的政客

——从孔子人生轨迹审视儒学(之四)

孔子一生中,都以恢复周王室统治权威,恢复周王室礼仪制度为己任,对强枝凌干十分不满,曾经气咻咻地感叹道:“任命官职不由国君决定已经五代,政权被大夫掌握已经四代人了,至今三桓子孙的权势也很衰微”(见《论语·季氏》)。尤对“陪臣执国命”(即大夫家中的管事人掌握国家的大政方针)和臣弑君,子弑父深恶痛绝。然而这只是他的言论,细察其行为,又大谬不然。

鲁国政权传至襄公时,仍由“三桓”执掌国柄。“三桓”即鲁桓公孙辈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弟兄三个,他们原是鲁国公室的贵族,在尊亲合一的制度下,理所当然以世袭卿士身份鼎支着鲁国政权。不受有效约束的权力,不可避免地要发生异化,异化的大夫权力在政坛闹出大地震,把鲁国公室直接统率的两军一分为三,由孟孙氏、叔孙氏和季孙氏各掌一支,即所谓“三分公室各有其一”(见《春秋左传》襄公十一年),从此,失去军权的鲁襄公及其后辈,便成为名副其实的傀儡。鲁昭公五年,又发生了“三桓”四分公室,即把三军改成四军,把鲁国土地及民众分成四份,“季氏择二,二子各一,皆尽征之,而贡子公”(见《春秋左传》昭公五年)。正是在第二次瓜分鲁国之后,孔子进入季孙氏家中做了委吏!看来,在做官与做人尖锐对立时,他选择的则是前者,放弃的则是“非礼勿言”等自己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

孔子因少年时被阳虎羞辱而记恨终生。鲁定公五年,季氏家臣阳虎控制了鲁国执政季桓子,形成“陪臣执国命”,亦即孔子认为最不可容忍的政治局面。阳虎执政后,显然是要拉拢孔子这样的理论家,故而亲自登门求见,孔子拒绝不见似乎表现出正义与傲骨,但在打听到阳虎不在家时候又去回拜,就有些很不地道。后世儒家将此解释为虚与委蛇的政治策略,以示礼尚往来也有一定的道理。然而又何以排除市侩政客待价而沽自我营销的策略:不见是为了提高价码,回访是吊虎阳再来的胃口。从之后孔子的行为观察,后一种理解更为合理。

说来也巧,孔子返回的路上,两个正碰个满怀,于是这一段对话发生。

阳虎问:“身怀宝物(才能),却任其在国内迷失荒废,能称为仁吗?”孔子答:“不能。”

阳虎又问:“极想在政治舞台上施展手脚,却又让机会白白丧失,能称为智吗?”孔子答:“不能。”

阳虎接着开导道:“日月在不断流逝,年岁也不等待人噢!”孔子朗然地回答道:“成,吾要到你那儿去做官。”

后世儒者都将此解释为是对阳虎的口头应付,毕竟孔子并没有兑现诺言。但是他们并没有仔细推敲,阳虎以陪臣身份执掌国柄,与孔子乃是国仇,他最痛恨这种不合周礼的政治现象;阳虎拒绝他赴宴并加以羞辱,乃是私恨,且从没有忘怀过。国仇私恨交织在一起,孔子有充分借口回绝阳虎的邀请,诸如:“人有所好,职有所司”;“情趣他移,无意出仕”;“才不堪启用,德不足服人,徒有虚名,有辱足下挂念”等婉言。以孔子之智,敏捷之思,何患无辞?能被对方逼到脚拐角无以转身!显然,他的承诺出于真心。然而未去的原因,是他认为,阳虎的地位还不稳定,还准备随时逃往晋国,这天大的机密来自于学生孟懿子。因为此前,阳虎让孟懿子出使晋国。孟懿子向晋国执政大臣范献子暗示:“阳虎以为,若他日鲁国有变,就准备侨居贵国,只所以不担任中军司马者,是以你父亲做榜样。”孔子当然从孟懿子处了解到这些,更了解到宫廷内部尖锐的矛盾斗争,不能拿身家性命贸然一赌。熟悉这一背景的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写道:“阳虎逮捕了季孙氏宠臣仲梁怀,又因为季孙子发怒而将季孙氏关押,谈判盟誓后才放出来。从此阳虎更轻视季孙氏,季孙氏也乘机在鲁昭公前说阳虎坏话,说是‘一个陪臣,也敢执掌国家的大政方针,全乱套了。’由于中枢矛盾激烈,鲁国自大夫以下都心慌意乱,各自打着小算盘,所以孔子在答应阳虎后却不去做官。”在司马迁笔下,将孔子政治投机商和矛盾心理揭露无遗。

时过三年,阳虎准备发动政变,欲乘鲁昭公祭祀祖庙机会诱杀季桓子,进而攻击叔孙武叔、孟懿子两家,然后分别由叔孙辄、季寤取而代之。密谋中,时任费城市长的阳虎家臣公山不狃使人召孔子,尽管阳虎矛头对准了孔子学生孟懿子,尽管是一次以下凌上的作乱,但他仍兴致勃勃地准备前往。学生子路是孔子礼学的忠实信徒,他看到老师这般行径,很不高兴地说:“这太下道了,即令想当官,何必走公山不狃这条邪路!”孔子强辞夺理地解释说:“能召我去,岂是随便的举动?如肯用我,我将借此恢复东周的礼仪和社会制度”(见《论语·阳货》)。这是难以自圆其说的借口,正如同投靠日本进行抗日,指导黑社会保护民众的平安一样,亏他有如此“辩才”。

可惜天不作美,孔子尚未成行,阳虎的阴谋政变已被粉碎。孔子似乎忘记了曾想加入该集团充当智囊的承诺,对晋国赵简子收留阳虎一事,发表了义正辞严的讲话:“赵简子此举令鲁国及举世遗憾,真的就不怕祸乱发生!”

冠冕堂皇的对外讲话,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其后不久,鲁定公就任命孔子担任了国都的书记兼市长一职。孔子的左右逢渊,说到底,都是为了做官的终极目标,至于手段,他不选择,在这里,他把“非礼勿动”等四项基本原则又轻轻放到一边。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