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朱熹翻案徒具大胆惜失小心  

2011-02-28 20:38:09|  分类: 传统文化与当代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熹翻案徒具大胆惜失小心

——从孔子人生轨迹审视儒学(之六)

    孔子杀少正卯一事,早有记载,到了宋代,朱熹对此忽然提出了质疑,认为孔子不可能杀少正卯,理由有四:一,诸子百家中寓言居多,不足为信;二,成书早于《荀子》的《左传》、《国语》、《论语》、《孟子》等,都没有提及此事;三,孔子代理宰相才七天,不可能做到杀掉另一个大夫;四,孔子提倡仁,反对轻易杀人,杀少正卯与孔子历来主张背道而驰。

      有朱熹翻案,杀少正卯一事遂被否定,孔子血手被洗涮干净。

    仔细推敲,朱熹的四条否定理由不能成立。

    其一,诸子百家中有寓言确是事实,但寓言大多借助于小人物说事,即令涉及大人物,却又借助于动物、昆虫,能明显辨别其寓言属性,绝不使寓言与历史混淆,如叶公好龙、刻舟求剑、庄子说鱼,以及孟子横发议论之前的各种比喻等。在记述历史事件时,则努力保持真实不谬。

    其二,历史研究中,当慎用孤证,却没有一切史书均须佐证的要求。如给嫌犯定罪时,不能要求全国人都出来作证一样。在信息十分隔膜的春秋时代,《国语》等书籍作者未必能了解此事;而且作者受体例限制,自有取舍的标准;《论语》是杂乱无章的语录集,且为孔子学生所收编整理,忽略了这一节历史更容易理解。更何况,朱熹列举的书籍中,虽没有佐证杀人的记载,也没有推翻其杀人的文字,充其量,它们是不知情抑或装聋卖哑者而已。

    其三,怀疑丞相是否有权杀大夫时候,朱熹忽视了先秦典籍“文简而约”的特征,由于当时书写的艰难,叙事中常常抓其要害而忽略枝节,《荀子·论衡》也不例外。杀少正卯一事,孔子是主谋,鲁定公已是傀儡,只须已处君位的季孙氏首肯即可,报请审核仅是形式。如此复杂的过程又违背周礼,作为儒学的另一门派,荀子将其省略在情理之中,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整个专制社会,上级官吏蔑视法律杀害下级者屡见不鲜。皇帝为了地位的稳定,对此常视而不见,听而未闻。三国时西蜀法正得意之后,多次挟嫌杀人伤人,刘备均不加制止;有人汇报给诸葛亮,诸葛亮却说:“刘备在公安(即当时荆州南郡的首府)时候,北边畏惧强敌曹操,东边担心孙权威逼,内府还担心孙夫人变生肘腋。那个时候,真可谓进退两难。自得到法正的辅佐,才有了益州,才有了自由翱翔的主动,怎能禁止他报复杀人,让他感到不自在呢!”西汉时,李广再次被启用后,立即向朝廷讨要来长乐尉杀掉,原因是此人曾谨遵朝廷的安全制度,没有为半夜打猎而回的李广开门。

    其四,孔子有以德治国的说教,但他知道,教育不是万能的。夹谷之会,他就喝令武士杀掉齐国的多个莱人。专制社会中,言行不一的帝王将相车载斗量;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者也大有人在。孔子是个言行不一的政客,我在前边已几次涉及,后边还会不惮其烦地指出。大家当记得这两条谆谆教导:“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和“要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还要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还要团结那些反对过自己并且被实践证明是犯了错误了的人。”如果这些经典能成为衡量一个人行为的标准,那么“反右派斗争”,彭德怀反党冤案,“文化大革命”以至整死刘少奇,并且株连二亿人口等血淋淋的历史事实,也将没有!

    孔子犹说:“吾始则识人也,听其言也信其行;继则识人也,听其言也观其行。”朱熹当然知道言论与行为之间的差异,只是翻案的意图过于迫切,顾不得常识性错误罢了。至于鲁大夫提出的“杀无道以就有道”须仔细推敲,无道者与有道者通常指谁?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能知道,至少包括了国君在内。孔子一生都在极力地维护皇权,这也是他进身的阶梯,尤对弑君深恶痛绝,当然要反对“杀无道以就有道”的叛逆命题。

    值得后世深思的是,自孔子到南宋的1300多年中,为什么儒家门徒都不否认杀少正卯一案,唯独朱熹产生怀疑?自春秋以降,除宋朝以外,从来都有文字狱,皇帝存在是这样,推翻了皇帝仍然这样。宋代只所以没有,同开国皇帝赵匡胤有关,他临死时,口授遗嘱并铸之铁壁:不得杀大臣和上书言事人,否则,天必亟之,死后不得见我。由于皇帝的心胸与自信,宋代的文化环境十分宽松。宽松的文化环境,更容易与历史上的文字狱形成比照,愤恨文字狱鞭挞文字狱就尤为激烈。然而孔子是专制制度的精神领袖,儒学是专制社会的指导思想,朱熹又秉承了孔子的衣钵,是当代圣人,两者已同气连枝。出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害瓜葛,神化圣化祖师爷,洗涮这面旗帜上边的污血,不仅成为朱熹义不容辞的义务,更成为维护自身至尊形象的必须。可悲的是,历史并未能为他的这一目标,提供任何或有些许价值的资料!

    按照史学研究的原则,一个旧结论的推翻和新结论的产生,都得有翔实史料作支撑,而他却没有。两难之中,朱熹选择了疑史,即怀疑历史结论。史疑精神是史学研究者必备的素质,当代少有真正史学家的根本原因,是鹦鹉学舌症蔓延成瘟疫的结果。然而朱熹的史疑只是走出了第一步,离彼岸还有千里之遥,用胡适先生的话说:“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一命题十分经典,是科学研究包括史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思维,可惜朱熹只有假设而缺乏求证,只有大胆而缺乏小心,所以只能停留在第一步裹足难前。

    然而朱熹何人?他是专制社会的文化旗手,是有宋之后的圣朝导师,在他那里,指甲都是肉,他的唾沫星飞溅出来,都会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谁敢怀疑!建国初,很多人就因对“国际共运领袖”斯大林有些许不恭当右派当反革命的。

    严格地说,孔子制造文字狱杀少正卯一事无法否定,朱熹并没为推翻这一结论提出证据,只是把水搅混了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