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油嘴滑舌的颜渊,言而无信的孔子  

2011-03-15 07:40:52|  分类: 传统文化与当代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嘴滑舌的颜渊,言而无信的孔子

——从孔子人生轨迹审视儒学(之七)

当孔子踏进卫国时,曾有打动卫灵公的策略设想,在与弟子冉有谈话中,孔子赞叹卫国人口众多,冉有询问:“既然这里已繁衍生息,您又能做些什么?”孔子答:“再让它富裕起来。”冉有又问:“如果都富裕了,又做什么?”孔子答:“再以周礼加以引导,使风化肃然。”(见《论语·子路》)

然而在卫灵公眼中,孔子并不是国士,只因为摄过三月鲁相,是可以屯积的奇货,所以化高价豢养起来。孔子治卫的策略设想,原是准备换取荣华富贵的价码,既然对方不咨询,当然就懒得支付,乐得坐享其成了。但好景不长,年俸六万(斛)粟米的物质待遇并不牢靠,卫灵公听信他人谗言,派人对其进行监视。公孙余假奉命之后,竟然持刀出入孔子房间(见《史记·孔子世家》,原文为“居顷之,或潛孔子于卫灵公,灵公使公孙余假一出一入。”司马贞解释为“以兵仗出入,以胁夫子也。” )照理,要撵走客人,只需冷遇或冷语相加,足可以达到目的。而以兵仗相胁迫,显然是孔子太没有眼色,逼迫卫灵公采此不留余地的下策。

离开卫国途经匡地(河南睢县西),大概是孔子师徒出于对被撵的气愤,颜渊用马鞭指着匡城缺口说:“那年(我随阳虎伐卫时),就是从这里冲进城的”(同上)。说这话时并不避人,结果被匡城的民众听到,他们无法容忍昔日入侵者的狂妄恣肆,更加之孔子又长得酷似阳虎,出于义愤,他们将这批“入侵者”包围了五天,只是包围而没有攻击,匡人已够客气了。然而孔子并不反思,却以天命说为学生打气:“文王已经去世了,文王之道不是担在了我肩上?如果上天要埋葬斯文,使后世返回野蛮,那么,后世就不可能再现斯文(这是不可能的事)!社会是不会倒退的,所以,匡人又能拿我怎样!”(见《论语·子罕》)由于匡人的仁慈和理智,孔子一行未遭到毁灭性打击,这句狂妄人的自吹自擂,后来上升到儒家理论的高度。如果匡人蜂涌而上杀了他们,中国文化也不会受多大损失,人类进程会依然照旧。反正吹死牛不用赔偿,后世儒家的徒子徒孙们接过牛皮大吹特吹,却无人老老实实地反省一回。

好在孔子并不是轻信自己学说的书呆子,他一边鼓吹天命,一边派人找匡地实力派宁武子后人表示效忠,经宁武子后人出面解救,孔子一行才狼狈逃出。当招惹下乱子的颜渊追上孔子时,孔子怒冲冲骂道:“我以为你早都死了!”颜渊深得孔子学说的独门心法,知道阿谀尊者贵者的妙用,对劈头盖脸的咒骂不予计较,反而油嘴滑舌地奉承说:“老师还健在人世,(我应当奉侍左右、恪尽学生之礼),颜回那里敢先死呢!”(见《论语·先进》)。这个回答有三个逻辑背谬:(一),生死有命,由不得个人,此说却似自己掌握着生的主动。(二),正常情况下,人都有求生的欲望,死亡是莫大的痛苦;颜渊此说将死歪曲成权利,然后说不敢占老师之先。(三),颜渊之生,是为己而生,而此说又歪曲成为老师而生。显然的,颜渊的回答欺骗性一目了然。然而奉承欺骗性语言听起来十分舒服,即令一贯以奉承讨好权势者为能事的孔子听了,也十分受用。不承想的是,这句奉承又上升为儒家理论,却不顾及颜渊死在孔子前边的基本事实。

从匡地逃出之后,孔子并没有投宁武子后人兑现效忠的承诺,而是向南走,到卫国蒲地(今河南长垣),遇到公叔氏发动叛乱,孔子一行又被包围。学生公良孺出身贵族,有五辆兵车随行周游,坎坷遭遇激起了他的愤怒,遂带人冲杀过去。大概公叔氏出于保密的原因,没有加害的意图,双方又歇兵构和,条件是孔子一行可以离开,但不能返回卫都。孔子盟誓后,刚出蒲地,就掉头奔回卫国京城。子贡对孔子违背盟誓十分不满,怎么能这样行不顾言?孔子解释说:“被人要挟着签订的盟约,连神都不听!不算数的。”(见《史记·孔子世家》)

这里有三点需予以澄清,其一,盟约是在歇兵罢战下签订的,双方都有讨价还价的筹码,至少不是完全的要挟;其二,要挟得以改变初衷为前提。孔子是要离卫他去,公叔氏限制他返回卫都,二者之间没有不同,故要挟之说不能成立;其三,孔子从不言及怪、力、神、乱,忽然在这里搬出神为自己辩解,只能说是毫无定数的强词夺理,是典型的实用主义。

在卫国转了一周八匝后,孔子转回卫国京都的目的,只能用一个理由加以解释:他留恋着一年六万粟米的俸禄!由于是从敌占区返回,在卫灵公看来,孔子能带来第一手敌情资料,所以顾不得当初撵他出走的芥蒂,而像不曾发生过什么一样,亲自出城来迎接,见面后便问:“蒲地叛乱能讨伐吗?”孔子答:“那里的男人都有讨伐公叔氏的必死决心,女人都有保护卫国版图完整的志向,叛乱者四五人而己,伐之必胜。”(同上)稍有政治常识者都能知道,叛乱之所以能够发生,肯定具备了一定的社会基础,更有严峻军法裹胁的民众,绝不可能仅四五人而己!从包围圈逃出,不可能得到如此详细的敌情资料,只能是信口开河讨卫灵公喜欢。这时候,孔子已顾不得“唯小人与女子难养”的前言,拉出蒲地的女人为自己彰目!好在卫灵公虽然昏瞶,在这件事上还保持着清醒头脑,所以只在口头上称“善”,而终“不伐蒲。”

然而孔子留恋六万粟米的目的已经达到,又心安理得地住进卫国都城。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