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出师表》做的是皇帝梦  

2012-01-02 19:24:43|  分类: 出师表与隆中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师表》做的是皇帝梦

  诸葛亮当国之后,为请致仕回家清养的贤达杜微出山,曾有一段披肝沥胆的谈话:“今天我们正可以利用曹丕那边内忧外患,麻烦很多的时机,关闭国境,奖励生产休养生息,并整治战备,训练军队,坐以等待对方出现重大挫折。那时我们再出兵讨伐,可以做到兵士无须要打撕杀,民众也不用劳累,而天下就可以复归统一。我只需您以崇高的道德时时辅佐罢了。”(原文为“今因丕多务,且以闭境勤农,育养民物,并治甲兵,以待其挫,然后伐之,可使兵不战民不劳而天下定也,君但当以德辅时耳。”见《三国志·杜微传》

  不用比较就可知道。这是蜀汉版的《止战疏》,诸葛亮与华歆认识完全暗合!

  然而事过不久,诸葛亮忽然呈上《出师表》决定北伐。是什么因素从中干扰,是他把与民休养生息的基本方略断然抛弃,代之以不顾民众死活的穷兵黩武?这可不是小事一桩。

  在陈寿收编的《诸葛亮集》中,有李严劝其接受九锡进爵称王的书信,诸葛亮作书回答说:“我和您推心交往已很久了,我的心迹您还不知道!您教我以兴复国家为要务,不必拘泥于臣道,因之不应该没有动作……今天讨伐曹魏之功尚未建立,知已之恩还未报答,而就晋身于霸主之列,坐自贵大,这很不合适。假如能灭掉魏国,杀了魏明帝曹睿,迎皇帝回到洛阳,我和你们共同升迁,十锡也敢接受,何况九锡!”(原文为:“吾与足下相知久矣,可不复相解!足下方诲以光国,戒之以勿拘之道,是以未得默也已……今讨未效,知已未答,而方宠齐、晋,坐自贵大,非其义也。若灭魏斩睿,帝还故居,与诸子并升,虽十命可受,况于九邪!”)

  有必要对九锡做点解读。九锡起源于周朝,汉代受九锡的第一人是王莽,三国时,董昭对曹操进言:“自古以来,人臣匡世,未有今日之功,有今日之功,未有久处人臣原之势者也。”(见《三国志·董昭传》)建议他逐步取代汉王朝。建议击中了曹操内心深处的病痛,身为人臣,必须得朝见皇帝。一次,曹操入宫觐见汉献帝,汉献帝当面发泄出对他的强烈不满,这已令曹操毛骨悚然,出宫时,又由两队执刀武士挟着两臂拖出来,直吓得曹操汗湿内衣,面如死灰,从此就将大本营搬往邺城,再不去见皇帝了。如受九锡,就可堂而皇之地将政府机构搬往邺城,军、政、财、文一应大事就可以直接处理,所以欣然接受了董昭建议。在曹操的导演下,以汉献帝名义颁布了《九锡文》。文中在备陈曹操十余件功德后,开出了实质内容:第一,赐爵魏公并扩大封地,以冀州之河东、河内、平原等十郡作为封地。第二,给予九锡之赏,包括虎贲之士三千人,及与魏公身份相匹配的服饰乘舆等,第三,魏国置丞相以下群卿百僚。有了一整套政权机构。九锡是臣子向皇位摆渡的秋千,受九锡之人,已是非君非臣、亦君亦臣,形臣实君的怪物,是君主的半成品。王莽,曹丕都是由此登上了九五之位。三国后期,受九锡成为脱壳羽化皇帝的公认模式。诸葛亮复李严信时说:“虽十命可受”中的“十命”,当然是一步登天不要过渡了。

  在漫长的专制社会,称孤是皇帝的专利,他人敢妄称便是不忠,是篡逆。查遍《三国志》,除皇帝之外,臣下敢称孤的仅只三人,其一是曹操,其二是孙权,其三便是诸葛亮。大概谯周有口吃毛病,他被诸葛亮召见应对时,惹得周围的侍者讪笑不已,事后,有人建议究办讪笑者,因为谯周毕竟是“潜识内敏”的贤达之人。诸葛亮却说:“孤尚不能忍,况左右乎!”(见《三国志·谯周传》)。曹操把汉献帝不在眼下,只是要做周文王而没有夺权,所以敢称孤,那么诸葛亮呢?当然是已经做了皇帝梦。

  皇帝梦并不是那么好做。人都说曹丕篡汉,但是除了玉玺外,曹丕并没有从汉献帝手中篡夺什么,也没有什么可篡夺的。董卓入主洛阳后,东汉王朝已名存实亡,借以支撑皇权的军队已沦为军阀的私家部曲,华夏十三州被大小军阀瓜分豆剖得一干二净;小皇帝已如遑遑逃命的丧家之犬,就连先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先被董卓做了三陪,后在逃难中实成为路人俯首可拾的尤物;洛阳、长安两座京城两座皇宫也化为灰烬;汉献帝还有什么?定都许昌后汉献帝终于有了江山,可那都是曹操率领军队南征北战打出来的,皇帝仅是个保管员,代曹氏保管了成果而已。可是即令是这样,曹丕依然洗刷不掉篡权谋位的罪名。

  刘备临死前,曾口授遗诏给诸葛亮:“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定国,终成大事,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见《三国志·先主传》)。诸葛亮虽有遗诏支持,但蜀汉的产权属刘姓父子,如果贸然接受李严的九锡之议,就有鸠占鹊窠的诟病,定会酿成大动乱。与民休养生息,培养国力的方略虽早已明确,虽然是治国的基本方略,是全体民众的心里诉求,是智者惟一正确的选择。但诸葛亮既已萌动了做皇帝念头,当然要在有生之年尽早实现。而实施正确方略则是慢功,难立见成效。而且宫庭内部争斗的变数很多,权臣往往会成为砧上鱼肉,所以他没有耐心等待下去。通过北伐建立功勋是一条位登九五的捷径,一个侥幸的胜利,就可于一夜间获得不世殊荣;而且身在军旅,内部变数对阃外将军几乎是零。所以诸葛亮从形式、内容都学习曹操,南征班师后,就以准备北代为借口(驻在成都,准备北代前的征兵练兵,筹备粮草军资等更为方便,且可及时处理与丞相相关的日常政务),将相府搬迁到蜀汉北陲的勉县,(今天的勉县武侯祠,即当年的相府),内容上,就是置蜀国九十余万民众的根本利益于不顾,置敌强己弱的基本态势于不顾,为建立功勋,并使功勋转变为将来受九锡的阶梯,一味地穷兵黩武。

  为了使《出师表》顺利地获得批准,他打出了愚忠的旗帜,即“以报先帝而忠陛下”。刘禅听了这种奉承话当然舒服,其他大臣也难以反对,否则,就是与刘姓皇帝交情甚浅,对刘禅不忠!

  促使人从正确认识上倒退的原因,只能是个人利益在作怪。诸葛亮放弃正确的治国初衷,将全休民众绑上战车,去进行没有胜利可能的北伐,其根源,就是那不曾醒来的皇帝梦。


  评论这张
 
阅读(22299)|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