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三,城墙里外  

2013-11-19 11:02:22|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城墙里外

大牛正在招呼众人从这里撤出,珍珍上来拉一下他的袖子,小声说:叫你呢。大牛问:谁叫?珍珍说:还能有谁?老不死的!珍珍说的,正是她阿公纪国柱,也是大牛的东家。大牛扭头对六婆娘说:干妈,东家有急事叫呢,我过去一趟,你先叫梁子招呼着。

惊恐中六婆娘想到,土匪今晚上进村,会不会来抢新媳妇?这种事这一带出的不少!抢去一糟踏,卖进城里窑子或深山老林,连个根茬都没有。想到这儿,她喊来粱子,梁子已从牛棚卸下带背的铡刃,应声站在院子里。月光下,铡刃寒森森地泛着白光。他对惊慌失措的六娘说:把门关牢,拿杠子顶死。狗日的,敢跳墙进来,把他片到院子里。

一见梁子这架势,六婆娘心中踏实了一些,脑子也灵光多了,她让六酱子关好大门,站在大门后望风;叫梁子端来木梯,靠在院子西墙根;自己匆忙领了新媳妇出来,对他们小声几句。梁子倒提铡刃登上梯子,翻过墙,把铡刃放在一边;在六婆娘的督促下,新媳妇爬上去,颤巍巍地给下溜。站在东墙跟下的梁子,首先接着她的脚。男人头,女人脚,这是人身上最敏感部位,经不得异性揣摸。她的脚一被接住,不免心中一阵惊惶,双手一个没抓牢,猛一个趔趄,不由自主地摔下来。他将她拦腰抱住,无意间,两臂搂住了她喧软的胸脯。顿时,俩人脸腾地一下都红了,多亏没有人看见。他将她放下,大嫂潘玉桂出来,对嫣凤愣娃叽咕几句,然后走到头门后望风去了。

愣娃扶着嫣凤爬上城墙,将梯子放在城墙外边,两个人走下梯子躲在城墙根底下,侧着耳朵细听动静。

城墙外就是城壕,积水不深,里边是一片残败的芦苇。雪早已停了,西北风飕飕地刮着,像刀子割在脸上,天黑得伸手看不见五指,嫣凤连冻带吓的,筛糠一样的瑟瑟发抖。忽然芦苇丛一声狼叫。嫣凤一声,不由自主地靠在愣娃胸前。愣娃学一声犲狗叫,就听见芦苇丛中刷刷的一阵奔跑,狼被吓跑,嫣凤长长出口气,羞愧地靠着城墙。

愣娃取出火镰火石,撕一撮硝子,打着火,摁在烟锅抽旱烟,小声嘟囔说:啥世道噢!嫣凤无奈地了一声。愣娃不满地问她:唉啥唉?亏你还上过中学,办了场啥事?道理念到牛肚子了!嫣凤吃惊地看着愣娃。愣娃说:你在这儿呆着,我过去看看。嫣凤战兢兢地说:狼,有狼……愣娃奚落道:这时候知道害怕了?狼来了打嘛。嫣凤听了,欲言又止。愣娃说:你爸呀,是一颗陈年鸡蛋。嫣凤:啥意思?愣娃:搁得太久,乱黄儿了,是个混蛋!嫣凤气愤地你!了一句,一把将愣娃推进城壕。

十几个土匪踢开六酱子家大门,一窝蜂拥了进来。六婆娘站在院子中间,六酱子想上前,六婆娘将他挡在身后。一个土匪厉声问:说!新媳妇在哪里?六婆娘说:你不问我还忘记了,二姐儿,二姐儿——”说着向厦房喊了几声。接着似乎惶恐地说道,莫的是趁乱跑了?她爸,她爸,你快找找。六酱子应道:哎、哎、哎,可不是的!哎、哎、哎,我这就找去。土匪头子冷笑道:嘿嘿,人说六酱子老实,不对呀,学奸猾了嘛,嗯!六酱子说:哎、哎、哎,这是真话,哎、哎、哎真的,二姐儿真的跑了。一个土匪说:你活得不耐烦了?另一个说:不放点血,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

城墙外边,愣娃从水里爬上来,弹弹脚上的泥水,对嫣凤说:我过去看看。嫣凤小声说:去吧,只是,只是……”“只是什么?愣娃不耐烦地问。嫣凤胆怯地说:狼……愣娃说:叫狼吃了是你倒霉,要让土匪抢了去,卖进窑子才好哪,不守寡还有赚头!嫣凤一脸愠怒中带着惭愧,又不好发作,只是你……一句,没有了下文。愣娃提着铡刃登上梯子,扭回头叮咛一句:狼来了就学犲狗叫,像我那样,声大些。 

土匪进村后,早将全村定了街,有人将门拉开个小缝,伸头向外看,大刀拍上门环,门环被拍的叮当作响,吓得人立即缩回头,将头门哐当关死。

六酱子家里,土匪头将头一摆,众土匪在六酱子家翻箱倒柜地搜找。翻了好一阵出来,一个个垂头丧气地摊着双手。六酱子说:哎、哎、哎,说是跑了,你的还不信。土匪举起枪托抡下去,,鲜血从六酱子头上唰地流下,六酱子的一声,忙用手捂头,嘴里还犟道:哎、哎、哎凭什么打人?那土匪又举起枪托……

城墙上,愣娃炸雷似地喊了声:住手!人已从界墙上跳到院子,手里倒提着铡刃,这家的事情同我说,跟他们没有关系。土匪头子漂一句凉话:噢,打抱不平的来了?接着命令道:把铡刃放下!

愣娃缓缓地将铡刃抱在胸前,几个土匪端着枪围住愣娃。土匪趴在头头耳边小声咕哝几句。土匪头子双手抱拳在胸前一躬,称赞地说:知道你是条好汉,只是,只是这事里没你,白生生的袜子白生生的鞋,别踏进烂泥。愣娃说:他是我六叔,咋同我无关?要杀要剐都朝我来。土匪头子大笑着:哈哈,别蒙人了,六酱子是你爷捡回来的,这件事谁不知道?愣娃说:捡回来咋了?麻雀都带着三分干粮,都有活路,他是我六叔,我不管谁管!一个土匪对愣娃又喊:铡刀放下!

愣娃看一眼土匪的长枪短枪,主动将铡刃放下,胸有成竹地说道:不就是要抢新媳妇吗?你搜嘛,搜出来领走,咱没二话。一土匪说:你知道没有搜出,说风凉话哪?土匪头眉头皱在一起说:搜隔壁两邻。一土匪指着愣娃家问道:这边也搜?另一个说:不在那边。不然,他不会出面。愣娃朗然道:都搜,免得过后遭话说。土匪头子说:搜,都搜!

城墙外边,嫣凤一个人曲缩着身子,又冷又怕,不由得双手搂住肩膀。忽然又传来狼嚎声,两点绿光在慢慢移动。嫣凤惊慌不已,忙爬上梯子,两点绿光向梯子移动。情急中,嫣凤学几声豺狗叫。狼吓跑了,嫣凤吓得从梯子上掉下。

六酱子院子,搜查的土匪陆续回来,一个个只是摇头。土匪头子略一沉思,命令道:撤,把愣娃带走!回头对六婆娘叮咛,“要是怕没法交待,领着新媳妇换人。”愣娃说:去就去,拉去还剥皮抽筋不成?土匪头子不理会愣娃,扭头对对六婆娘说道:一天一条胳膊,两天一条腿,三天后你领尸首!你就随便。

一土匪掏出麻绳对愣娃说:对不起,委屈一下。愣娃大不咧咧地说:不用绑,跟你走对了。土匪说:想了个好?安生着。说着将愣娃捆粽子一样五花大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