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一、公鸡迎亲  

2013-11-04 18:26:5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一、公鸡迎亲

潭南村坐落在省城西边三十里外的渭河之南,西距沣河四五里。村北二里外,就是神秘诱人的青龙潭,村因潭得名。这是一个典型的关中农村,百十户人家,分为东西四排对面居住,自然形成南街和北街,南北马路将村从中间垂直连接,四周筑有高宽各为三丈六尺的城墙。那时候外夷入侵,天下动荡;各地饥民蜂涌而起,走州掠县;间有大小土匪烧杀掳掠,一夕数惊。关中民众为求自保,以大村为中心修筑城堡,周围小村自然赶去帮忙,潭南村城堡一夜间悠忽耸立。城墙外是终年积水的城壕,城壕里长着密不透风的芦苇。

1935年深冬,天上飘着点点雪花,落地即化。六酱子大门外边搭起彩棚,摆上临时借来的桌椅板凳;大门框贴着一副红纸对联:喜架鹊桥结秦晋 愧无佳肴待亲朋 ,对联字迹七扭八咧。头门楼内侧西墙挂着一张犁,铧尖明晃晃地指向门外,避邪,别让魑魅魍魉乘着喜事混进家门;进门不远有座照壁,照壁窑窝供奉着土地,神前点红蜡,压黄褐纸裱;上房西墙根支着一张大方桌,供奉着天﹑地﹑君﹑亲﹑师牌位,贴了红对联,供桌两边点着一对尺多长、胳膊粗的红蜡烛;香炉中插着三炷香。经此布置,顿时洋溢着喜庆之气。唢呐声招来了看热闹的乡党们,熙熙攘攘站满了一街两行。

愣娃和几个青年人蹲在大街上丢方,傍边放着一盆凉水。愣娃笑指着对方说道:你昨晚上是怎么睡着的?只赢不输?今晚上不敢换姿势。青年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闲话少说,喝!愣娃大不咧咧地说道:别咋呼,不就是一盆凉水吗。愣娃端起凉水盆一气儿喝光说,让我尿一泡。说吧,走到傍边一个空院子。青年乙看一眼走去的愣娃,打抱不平地说:愣娃心不在焉,要不然,你不是对手。青年甲笑道:今日该我报仇呢,这阵儿,心想着他六婶家的事。青年乙说:真愣,他六叔六婶家里的事情,硬是不管。青年甲理解地说:他呀?认死理,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中年甲摇摇摇头说道:百人百性。

愣娃回来蹲在地上拾树枝。青年甲问:愣娃,我真不明白,同你六叔一家挺好的,怎么忽然扭扭扯扯?愣娃:简单的跟一一样。青年甲:听不明白。青年乙:哎,愣娃,别学的不知道啥了。你六叔家娶媳妇,你蹲在大街上丢方,不嫌人笑话?愣娃:欺负人呢么!七八年间,剩娃哥音信都没有,娶啥媳妇?害人呢!青年丙:打折的胳膊给里弯,你怎么是个牛扎角!愣娃:偏人理不端。将心比,都一理。青年丁:这话对,愣娃哥虽然愣些,明理路。愣娃:不吃奉承,来,丢方。中年乙:这话你就不对了,古圣人留下的规矩,男人死在了外边,也要给他娶房媳妇。青年丁:而今是中华民国,还说那些老古董?中年乙:中华民国咋?委员长照样是皇帝,一模一样。愣娃看一眼中年人说道:背锅子说话不腰痛,没轮在自己头上。中年甲遭到训斥,自知没道理,识趣地说道:乱套了,社会整个乱套了,乱的就像一团麻,理不清。

愣娃低着头不再说话,将一支树干放在方格中间。青年甲:愣娃,人家要是把媳妇娶回来了……愣娃:说好了,我给他抱轿。青年乙:美的你,净找好事。愣娃鄙夷地说道:你要眼红了你去,把这还当了油水差事!

正丢方中间,村南一阵唢呐声,迎亲队伍在匆匆乱乱的脚步声中,抬着两顶花轿进了村。嫂子潘玉桂站在十字口喊道:二相公,二相公——”

愣娃蹲在地上答应了一声,并没有想走的意思。青年甲用脚将方一抹说:收场。愣娃无奈地起身,边走边说:尿一泡再说。青年甲:你今日能尿十八亩地。愣娃:你把尿炕的本事忘记了?媳妇提着扫帚疙瘩撵着打。青年甲:去去,就会造谣。愣娃:那我喊嫂子出来证明,我喊了。旁边的青年一致说道:尿了就尿了,谁不知道!

轿车进了城门洞,伴娘推着嫣凤说:哭,快哭。嫣凤不理,伴娘无奈,捏着自己鼻子:唉,我那可怜的我呀……呃、呃……

唢呐声中,春发、拴牢吆着两辆轿车进了村,一街两行站满了观看的人众。轿车在门外路中间落下,执事头大牛急匆匆从后院跑出,用钳子夹着烧红的铁铧,左手端着半碗醋。他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一双眼睛里,流露着机敏与精明。来到花轿前,他将米醋泼向红铧,哧啦一声冒出一团乳白色蒸气,散发着扑鼻的醋香。提着大罡白气的铁铧,绕着新人花轿跑了一圈。另一个小伙子出来,在轿后放了三个大炮,又提着点燃的鞭炮绕着花轿跑了三圈。轿里钻出一个留着气死猫、怀抱大红公鸡的男孩子,他叫纪龙儿,十二岁,虽然稚气未脱,一双机灵的眼睛和轻巧的身段,却流露着格外的伶俐与淘气。

迎亲的诸事均已齐备,喝礼生站在轿前,用欢快的腔调朗声唱呵道:一撒谷子二撒料,三撒麸子抱了轿,鞠————”

新人已娶到门前,需由新郎倌抱轿。今日没有新郎倌,只好事前同娘家通融,由婆家的兄弟顶替。喝礼生唱呵罢没人上来。龙儿本应抱着大红公鸡,向抱轿的躬身行礼。如今一应程序全都乱套,他站在旁边不知所措,一个劲地扑闪着眼睛,直直望着喝礼生。沉着冷静的喝礼生再次唱呵道:一撒谷草二撒料,三撒麸子抱了轿——”

愣娃磨蹭到潘玉桂跟前,潘玉桂小声说道:忍着点,你哥不肯来,你再不到场,六娘好强,面子架不住。愣娃:我哥不到场应该……说了半截,将后半句咽下肚子。

曹老三从第二辆轿车上下来,老者甲竖起拇指:还是这红爷硬扎!曹老三说:嘿嘿。要说呢,新媳妇知书达理,她爸银人还仗义。

喝礼生站在轿前,注目片刻,字正腔圆地喊道:一撒谷子二撒料,三撒麸子抱了轿,鞠————” 一身戎装的纪家驹提着木斗,将花生、核桃、红枣、谷草、麸皮撒向空中,孩子大人哄抢。龙儿站在旁边不知所措,一个劲望着喝礼生。 大牛直着脖子向外喊梁子,梁子!看热闹的人群唧唧嘈嘈,有人在东张西望。二牛说:梁子哥在十字口。

话音刚落,几个青年拥着愣娃已到了轿车跟前,一个奚落道:愣娃哥,顶替就顶替实在,光抱轿,把人都撩拨死了。 愣娃把身子给外挤,连连摇手说:我不成,我不成……大牛训斥道:昨晚上你咋说的? 愣娃:你是干儿,比我还亲。 周围发出一片哄笑。大牛骂道:放屁!我是阿辈哥。在众人的哄笑之中,几个青年拥着愣娃给前挪动。大牛进而威胁说砸了锅,看我干妈闹伙你! 六婆娘站在院子正向门外看,见梁子不肯抱轿,急切地说道:梁子,听你干哥的。愣娃听了,摸着后脑勺向轿车挪去,。

喝礼生审视下四周,见一切准备就绪,朗声吆喝道:一撒谷草二撒子,三撒麸子抱了轿,鞠———— 龙儿手抱红公鸡,向愣娃行了三个礼,伴娘搀扶顶着红盖头的嫣凤走出轿车。 愣娃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嫣凤双膝跪上去,身子向愣娃左胸轻轻地靠去。愣娃拘促地将嫣凤抱起,脖子里跌进个什么东西,他稍一迟疑,这些都顾不得了,红着脸抱着嫣凤,目不旁视的向里走。曹立本在前边不断地豁开人群。

大门口一只红马鞍,烧着一堆火。喝礼生喊道:跨过马鞍,平平安安;跨过红火,红红火火。愣娃抱着新媳妇,跟着喝礼生、龙儿、大公鸡,逐次跨过火堆马鞍,穿过大门……嫣凤悲从心来,骤起放声哭起来。 愣娃不知所措,在恻隐心的驱使下,本能地双臂掂掂,似乎是安慰。嫣凤知趣的哽咽几下,终于止住了啼哭。

走进上房,愣娃如释重负地将嫣凤放下。两人脖子有一点牵连,他一伸腰,脸上微微掠过一丝惊疑。几个青年拦住愣娃,趴在耳朵上问道:新媳妇身子软活不? 愣娃红着脸骂道:放屁,放屁!并伸出拳头,几个青年笑着连连后退。

六酱子家后门外是临时灶房,高耸的土坯烟囱还是湿的,案板上摆着菜肴、面团。地下摆着一大堆瓷器,木柴、菜叶……几个厨师在忙着做饭做菜。 愣娃解罢手出来,背过身,从裤腰摸出一尊慈眉善眼﹑笑口常开的玉佛,是淡黄色软玉雕琢成的。他拿在手里迟疑一阵,见厨师们没有注意,悄莫声息地装进口袋向前边走去。

六酱子家右侧盖着两间偏厦,一间是洞房,一间是伙房。洞房门框对联: 今日喜结连理,来年花生桂兰字迹七扭八咧。两老者从院落经过,扭头看了看对联,窃笑着摇头叹息。

上房西墙根靠着方桌,方桌上摆着香蜡纸裱,正墙上挂着祖先神轴,两边是一副红对联:耕读门第春常在 ,勤俭人家庆有余 ,字迹与之前的对联倾然不同,笔画苍劲有力,结构畸正互补,倒是十分难得的妙品。 嫣凤在伴娘和潘玉桂的掺扶下,和龙儿、红公鸡站在方桌前边。

喝礼生唱喝道:出门观阴晴,地里看收成。一拜天地,鞠————嫣凤站着没有动,龙儿摁着红公鸡鸡头点了三下。 喝礼生迟疑一下,又唱喝道: 人生如同小蚂蚁,全靠神灵赐福气。二拜神灵,鞠————嫣凤站着依然不动,龙儿摁着公鸡头点了三下。

喝礼生见新娘子不睬礼仪,也失去耐心,继而例行程序地喊道:三拜祖宗,鞠———— 四拜高堂,鞠————”“夫妻对拜,鞠————”“再鞠躬——”“三鞠躬——”“千里姻缘一牵,月老红线系两端,夫唱妇随双飞雁,百年合和苦也甜。鞠—— ——”“婚礼已毕,新郎新娘请入洞房。

嫣凤站着不动,眼泪滴答掉个不停,绣花鞋已被打湿、泪珠儿还在掉下。龙儿妈潘玉桂拿着一根红头绳上来,一头递给龙儿,龙儿将红头绳拴上鸡爪,另一头递给嫣凤,嫣凤不接。龙儿妈轻轻摇摇头,叹口气,将红头绳绕上嫣凤小臂,在她肩上拍了两下。龙儿抱着红公鸡,伴娘和另一个女人搀扶着嫣凤,一步一顿地向洞房走去。

洞房土炕芦席上铺着猩红床单,靠墙摆着两床红被子,嫣凤由两个人女人搀扶着,跟着公鸡进入洞房,龙儿抓起黑鸡爪,揭下嫣凤顶着的红盖头。洞房窗外趴着男男女女十几个人,一些人起哄地喊道:翘尿骚,龙儿,翘尿骚!龙儿犹豫着抬起了腿。潘玉桂在窗外噤声喊道:龙儿!窗外众人乱口纷纷地说:嫂子,你别管,这是几千年留下的礼数。”“不翘尿骚,新媳妇个子疯长呢。”“翘,翘,男子汉大丈夫,翘!”“不翘,让女人骑到男人头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