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公鸡娶亲(下)   

2013-11-09 11:14:3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鸡娶亲(下)

龙儿鼓起勇气抬起右腿从嫣凤头顶翘过,伴娘一手格挡着龙儿,一手护着嫣凤,龙儿右腿抬了好几下,都没有得逞。翘,翘——抬高点!在窗外呼声的鼓舞下,龙儿一咬牙,右腿猛一下从伴娘和嫣凤头顶翘过。伴娘又气又急,抱住龙儿小腿狠咬一口,龙儿打一个趔趄,顾不得疼痛,红着脸跳下炕头,怀里的红公鸡扑棱着翅膀,嘎嘎的叫了几声。 

龙儿抱着大红公鸡跑进后院的临时厨房,顾不得回答别人的询问,从案板上拿起一把明晃晃菜刀,将公鸡放在地上,一只脚踏住鸡爪,一只手按住鸡头,从脖子一刀剁下去,将公鸡提起一扔,无头的公鸡扑棱着翅膀飞起来,鲜红的鸡血到处乱溅,厨师们四处躲避,厨房里一片混乱。正在擀面的春妮避不及,鸡血溅在她的裤腿,春妮心痛你骂道:龙儿,你要死呀!龙儿不管别人骂他,乘着混乱,身子挡过厨师的视线,端过盐罐,将满罐大青盐倒进哨子锅,拿起铁勺搅了几下,似乎不经意地说道:让我看看,哨子锅肉块多不?厨师说:你六爷日子紧迫,统共割了五斤肉,既要做菜,还要留着新媳妇回门的碗子,你想想,能有多少?龙儿边走边回答:没事,我随便看看。说吧,大大咧咧出去了。

大门外,拥着看热闹的一大批男女老少,人群中,站着一个叫做珍珍的青年女人,在众多长相一般甚或丑陋的乡下女人中,珍珍更显得身材苗条,面容娇好。更加之穿着入时,略施脂粉,恰如出水芙蓉在莲池摇曳。身边的女人望一眼珍珍,自惭形秽地向一边挪挪。珍珍向门里望着望着,皱起眉头。周围有人议论说:六婆娘真个能行,放到咱村任是谁,这事能办成?连门儿都没有。另一处跟着附和:可不是的?儿子踪影都没有,把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生生地娶进门了。 

珍珍忍不住冒出一句:六婆娘造孳! 众人拿眼睛瞪着珍珍。 珍珍问:瞪什么瞪!可不是的?龙儿不服气地问:我六婆怎么着你了?珍珍说:要把我这样,我把她大房点了!龙儿欲吐还休地用脏话骂道:把你能的,一根指头能……嘿嘿,能剥葱!珍珍鄙夷地回敬道:红萝卜敲罄——不是个好歹锤锤!龙儿用质问的口吻回骂说:你看见过?没见过我让你看看?珍珍向地上呸!了一口,正想恶毒的回敬几句,众人一边解劝说:算了算了……珍珍想想,将话又咽了回去。

几十个送亲男女在大街席棚落座,大牛拿抹布抹过桌子,愣娃用木盘端上四个水菜碟,在方桌四角摆好,春发用木盘端上醋、盐、酱油、辣子和四碗佐料,放在桌子了中间。待一切摆好,纪家驹、愣娃、春发用木盘端上哨子面,大牛一脸笑容,一碗一碗端上桌子,并不无讨好地说:拿筷子,尝尝,咱这哨子面有九字决:哨子要煎、稀、汪,面要薄、筋、光,味道还要酸、辣、香。尝尝,从西府请来的厨师。

众人陆续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忽然,新亲中一男子将嘴里的面条唾在地上,挑剔地说:呸,呸!把人都能咸死了。另一个跟着唾掉嚼碎的面条,气愤地说:这是啥饭?叫厨子!坐在边上的一个忍不住骂道:厨子他妈跟卖盐的睡过觉了?盐不要钱!说着一扬手,把面碗摔在大街,哨子面撒了一地;他站起身要掀翻桌子。

大牛一见,忙上前用手按住,陪着笑脸劝道:已经是亲不过的亲家了,有话好说,别急别急。一中年女人用筷子点着碗里,不满地说:虽说迎亲时磕磕绊绊的,还是顺从了你们。你看看,这、这……另一个女人附和道:不是看着嫣凤可怜,谁肯来?稀罕你一碗面了!大牛陪着笑脸讨好地说:不合口了撤下去,换。难得的一门亲戚,多担待,啊,多担待点儿。说时端起碗嚐一口哨子,扭头向内喊一声:弄啥呢吗?另煎哨子!

后院厨房里,男女厨子一脸的惶惑,略一迟疑,炉头端过盐罐看了一眼,转过头寻找什么,另几个围了上来,一起围着盐罐发呆。炉头愤怒地抬头高喊:龙儿,龙儿——”蹲在地上择菜的春妮抬起头,疑惑地说:也许,也许不是龙儿干的?炉头说:不是他是谁?

西隔壁是愣娃家,这儿是两件庄子,前边是门房,后边有上房,东边是两间偏厦,厦房对面是城墙,城墙根有口水井,井口上架着辘轳,井旁一颗葡萄树遮住半个院落。潘玉桂叫上愣娃,急匆匆回到家中,连喊了几声龙儿! 龙儿慢腾腾走到门口。愣娃铁青着脸骂道:我看你是皮松了。龙儿不服气地问:我咋了嘛?愣娃问:哨子锅的事,是你干的?龙儿委屈地说:不是不是,我哪能知道?潘玉桂质问:人样事不做,敢翘尿骚?龙儿说:妈,他们都叫翘尿骚。愣娃说:让你翘就翘?这是专门羞辱女人。知道不?龙儿反驳说:娶亲时候不翘尿骚,女人就会翻了天。女人生来就是…… 愣娃反问:就是受男人欺负的,是不?龙儿不服气地说:圣人都说,一个小人,一个女人,最难养。潘玉桂气愤地说:我也是女人,没有我哪来的你!

龙儿虽无话可说,依然是不服气神色。潘玉桂正想发作,新亲们就要走了,大牛喊嫂子和愣娃过去,让嫂子陪着新媳妇,愣娃吆车送新亲女眷,叔嫂两人只好放下龙儿急匆匆到六娘家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