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磨道的爱情  

2013-12-27 11:21:41|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磨道的爱情

仲夏的一个阴天,大牛正在磨坊磨面,忽然间狂风大作,天昏地暗,空中掠过一道闪电,“嘎炸”一声,响雷从头上滚过,顷刻间倾盆大雨。马受到惊吓,嘶叫着前腿腾空。风把磨坊门“匡当”推开,风吹的磨盘上粗面横飞。“啊!”的一声,门外传来珍珍的惨叫。她跌倒门口,浑身被雨水浇湿,双手捂膝盖,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拿着的口袋掉在泥里。 

大牛一见,急忙从罗面柜跳下,抱起珍珍进了磨坊,反手关了门,大门“咣当”地又被狂风推开,马在惊叫,珍珍流着痛苦的眼泪。大牛从衫子上撕下一条布给珍珍包扎,并拿回口袋让珍珍坐了。

珍珍流着眼泪小声说:“门,把门关上。”大牛起身关了门,门好像不听使唤,刚关上又被推开。大牛无奈,只好把门拴拴上,珍珍欲言又止。大牛回来弯腰问她:“痛不?”珍珍流着泪没有回答,大牛安慰说:“忍一下,过一会就不痛了。”

雷雨交加中,珍珍委屈地小声哭泣。大牛找不到得体的话,言不由衷地说道:“大奶奶原是娇贵一些。”珍珍怒视着大牛说:“你也是这样看我?”说着又伤心地哭了。大牛一愣,珍珍看着他反问:“心里痛,也能过一阵好了?”大牛更加慌乱了,他叫了一声“大奶奶……”珍珍又气又怜地说:“我说过多少次了,还这样叫。”大牛说:“好好,知道你心中不痛快,哭吧,哭过会好受一些。”珍珍将眼泪一抹,平静地说:“哭有什么用?这家我呆不下去了。”大牛说:“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进了这个门,怎么出去?”珍珍早想好主意,她激动地说:“立本哥,我跟你走,吃糠咽菜都不嫌。”大牛听了如五雷轰顶,僵持了一会儿,终于说:“雨停了,我把门打开。”珍珍哀怨地叫了一声:“立本哥!”大牛迟疑地拉开门栓,回头小声地说:“这事得从长计议。”

“我听哥的。”他毕竟把感情大门没有关死,珍珍乖觉地说罢,又问他,“哥,今晚上你看麦场?”大牛点了一下头。珍珍说:“我给你送饭,我有一肚子话要说。”大牛像蚊子叫的回答说:“哪,哪……哪好吧。”

六月天气像狗脸,说变就变,中午还是狂风暴雨,夜晚却是明月高悬,繁星点点。麦场上垒着一圈麦积子垛。大牛靠在麦捆上,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身后传来脚步声 ,大牛暗喜,轻轻地叫一声“珍珍……”回头一刹那,脸上的肌肉已僵硬起来,直直地站在那里。

曹老三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给东家告过假了,今晚上割咱家麦子。”大牛摸摸头皮说:“不是说好了,明天一早割麦吗?我今晚得看麦场。”曹老三说:“我看过了,再不割就落在地里,你去割麦子,我替你看场。”大牛知道已无法改变,小声嘟囔道:“三变六化的。”说罢,不情愿地转身走了。

珍珍提着竹笼、饭罐走到麦积子后边,那里背坐着一个人,珍珍上去轻轻一拍,喜悦地小声叫道:“立本哥。”咂着烟袋的曹老三黑着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珍珍惊得花容失色,语无伦次地说:“三哥……不是不是,三叔,我……立本人呢?”曹老三没有理睬,双手背后,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珍珍弄个大红脸,委屈地坐在地上,双手捂面小声哭泣。  

  评论这张
 
阅读(16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