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曹操曹丕,天壤之别的气量  

2016-02-22 17:52:15|  分类: 三国杂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曹丕,天壤之别的气量

         曹丕虽然在曹操膝下生活了三十多年,耳濡目染,教诲良多,受益匪浅。然而曹操播下了龙种,生出的却是跳蚤,曹丕在待人接物上,较之其父相去殊远。说具体点,曹丕气量,相比于其父,可谓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对于昔日的敌人

        张济是董卓部将,董卓一死,张济割据南阳自成局面,成为不受朝廷约束、祸害一方的军阀。张济死,张绣侄继叔业,依然在南阳割据自立。公元196年,曹操率大军一举攻下南阳郡穰县(今河南邓州)张绣老巢,张绣投降。按理说,南阳问题已经得到彻底解决,可以高枕无忧了。只是因为曹操的一时荒唐,竟然将张济妻子,亦即张绣婶子找过来做了三陪,在张绣来看,那个女人你不能找,偏要找我婶娘,打我的脸!恼羞成怒的张绣降而复叛,率军进攻曹操中军。事出猝然,曹军不敌,撤退中损失惨重,以至曹操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爱将典韦均死于此役。

        这一仗,曹操不仅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使曹操丢尽了脸面——为了一时荒唐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这让他难以面对全军上下。之后曹操还曾率领大军进攻南阳,又被张绣打败了。

        取得一系列胜利之后,张绣听从贾诩意见,再一次向曹操投降。见到前来投降的张绣,曹操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进入宴会,为儿子迎娶张绣女儿做妻子,加封张绣为扬威将军。受到礼遇的张绣,在官渡之战和追击袁谭中立功最多,赏赐给张绣的采邑之地有两千多户。当时由于战乱灾荒,人口锐减,十仅存一,曹操帐下诸位将领的采邑之地,莫有超过一千户的,而张绣就有两千户之多!

        曹操死后,曹丕逼宫后自称皇帝,张绣为固好与皇帝关系,屡次请曹丕赴宴,曹丕怒骂道:“您杀我兄长,今日还敢挺着一张脸招摇过市?况乎请我去吃饭!”张绣听到这样的谴责,自知不能见容于曹丕,惶惶不安中只好自杀。

        杀子之仇与杀兄之恨相比较,前者直接而后者间接;当年仇恨与二十五年后仇恨相比较,前者难以释怀而后者早已经淡化;再而言之,曹昂一死,应该是曹操痛彻骨髓而曹丕在心中暗喜,毕竟减少了争夺接班人的有力对手。曹操能见谅而曹丕不能容忍者,全在于气量。?

        曹操肩负着统一天下的历史使命,自知人才对事业的重要作用,所以能笼络人才,特别是曾经反对过自己,甚至曾经同自己敌对过的那些人才,张绣、贾诩、张辽、张郃都是从敌营转投过来,一概受到曹操重用,这里特别说说陈琳。

        陈琳是袁绍帐下专管文书的文化人,官渡之战前夕,曾经为袁绍撰写讨伐曹操的檄文,檄文中称:“曹操祖父曹腾是宦官,曾经伙同其他宦官并作妖孽,像饕餮一样贪赃枉法,横行无忌,伤害风化,肆虐民众。曹操父亲曹嵩贪图富贵,乞求曹腾将其收养,仗着养父曹腾的权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又通过贿赂权势,买来了太尉一职。今日的曹操,正是宦竖遗孑的丑类。”

        官渡之战以曹操胜利落下帷幕,撰写讨曹檄文的陈琳被活捉,曹操对陈琳说道:“你给袁绍起草檄文,骂到我也就足够了,人说骂声至于其身而已,为什么要骂道我的祖父和父亲?太过分了!”然而谴责归谴责,曹操终因为爱惜其才而宽不追究陈琳,依然留在帐下加以重用。

        曹丕对曾经有过节的部下就不同了。曹洪是曹操族弟(曹丕的叔父),是从家乡带出去的子弟兵,在讨伐董卓中,曹军失败,曹操战马被射死,敌军追来,曹洪将自己战马送给曹操,曹操不要,曹洪说:“天下可以没有曹洪,但是不可以没有您呀!”曹操骑着曹洪的战马迅速逃走,曹洪在乱军中侥幸逃出。曹军损失惨重,所剩无多,又是曹洪凭借着私人关系,从扬州刺史陈温处招来几千兵马充实曹军。在统一北方的战争中,以及同孙权、刘备的战争中,始终对曹氏集团忠贞不二,建立了殊多功勋,成为曹氏军事集团的重要成员,被曹操册封为谏议大夫,都护将军,国明亭侯。

        曹洪有一个缺点,富有而十分吝啬。王太子曹丕曾经向求借于曹洪,曹洪未给,从此曹丕衔恨胸中。曹丕当政后,立即报复,借口是曹洪家佣人犯法,竟然将曹洪逮捕入狱,且定为死罪。以这样理由罗织罪名,比狼吃小羊的借口还要荒唐。朝廷的文臣武将都去求情,曹丕依然要杀掉曹洪。无奈中,曹丕母亲卞太后剑走偏锋,找去曹丕宠幸的郭皇后说道:“假如曹洪今日受刑,我明日命令皇帝废了你。”太后救大臣有所顾忌,内宫干涉朝政毕竟名不正而言不顺,让皇帝儿子废去皇后实在是小菜一碟。郭皇后受到威胁,生怕被废后打入冷宫,只得哭哭啼啼地多次请求。在枕头香风徐徐吹来的时候,曹丕才将曹洪释放。

        陈琳对曹操而言,仅是个俘虏,曹洪对曹丕而言,则是叔父,且是勋旧;陈琳檄文遍贴全国,辱及曹操祖孙三代,罪名之浩大歹毒,言辞之犀利刻薄,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曹洪的拒借,顺理成章,借给是人情,不借是本领,没有可以责怪的地方。然而陈琳、曹洪面临的对象不同,竟然有着截然不同的结果,唯一的原因,是曹操曹丕的气量不同。

        对自己妻子

        曹操庶妻刘夫人生子曹修与女儿清河公主,刘夫人早逝,一双儿女由原配妻子丁氏抚养成人。丁氏视曹修如同己出,珍爱有加。在围攻张绣的穰县之战中,曹修战死,刘夫人对儿子之死难以忘怀,哭啼不已,还要经常抱怨说:“是你将我的儿子杀了,一点不怜念。”哭泣得多了,曹操心烦,气恼中,让丁氏先回娘家,想等到丁氏悔悟后再接回来。过了一段时间,曹操到丈人家去接丁氏,丁氏此时正在织布,外边有人对她说:“曹公来了,”丁氏坐在织布机上没有反应。曹操进来,抚摸着丁氏肩膀说:“看着我呀,同我坐车回去吧。”丁氏依然不肯回头,也不回答。很无聊中,曹操走出来站在门外,又说道:“难道你就这样厌烦我,连看一眼也不愿意?”几近乞求的言语,依然不能打动丁氏,她还是没有回头,更没有片言只语。最后,曹操无奈地说道:“真绝情呀!”考虑到兵荒马乱,穷苦人家单身妇女难以度日的处境,叮咛老丈人将丁氏另外嫁人,让她去找自己的幸福。?

        曹丕对妻子甄氏就不同了。甄氏早年嫁于袁绍第二子袁熙,官渡之战中,曹操夺取了邺城,甄氏与婆母坐在堂上等候发落。身为五官中郎将的曹丕带兵入城后,见甄氏美若天仙,喜不自胜,遂纳甄氏为娇妻,宠幸有加。孔融对曹操素有成见,为此,专门写信给曹操说道:“武王伐纣,将妲己赐予周公。”待到见面后,曹操询问这个故事记载在哪里?。孔融说:“以今度之,想当然耳!”从此,留下“想当然”一句成语。

         结婚后,甄氏为曹丕生下曹叡,并立曹叡为太子。黄初元年十月,曹丕废汉而自称皇帝,改国号为魏。被废为山阳公的刘协为求自保,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打着“效法唐尧”的美名,将两个女儿送给曹丕做小妾,与之前的郭贵人、李贵人和阴贵人深受曹丕的宠幸。失意的甄氏有怨言本可以充分理解,心胸狭隘的曹丕听到后却勃然大怒,不顾及太子曹叡的感受,派遣使者将甄氏赐死。

        专制社会中,母以子贵,甄氏有儿子曹叡而丁氏无子,其地位远优于丁氏;甄氏不过对曹丕略有怨言,丁氏却是哭骂曹操,丁氏对丈夫不恭远甚于甄氏;曹操眷恋着丁氏,在送她回娘家后又请她回去,但是决绝的丁氏反休了了丈夫曹操,这在专制社会中十分罕见,更别说被休的竟然是曹操这样的无冕皇帝。然而曹操还劝丈人将丁氏改嫁,而曹丕却将甄氏赐死!两相比较,曹操对妻子态度气量远胜于曹丕千倍万倍。

        对待部下的批评

        曹操总是鼓励部下说出意见或建议,不必顾虑对与错,更不要顾虑曹操本人的态度。他在一个命令中,特别提醒部下不要“面从”,即不敢讲不同意见,总是看主官脸色行事。

        曹操不仅是言者,更是身体力行的模范。官渡之战以袁绍失败落下帷幕,其子袁尚袁熙逃往辽东投奔乌桓。曹操想乘机北征乌桓,诸将都加以反对,认为一方面乌桓少数民族上层分子不可能为袁尚利用,一方面担心大军涉险远道北征,邺郡大后方空虚,一旦刘表与刘备乘机夺取许昌,后果则不堪设想。只有郭嘉支持北征,他认为:刘表疑心重,不会信任,更不会听从刘备的意见。北征的艰难远远超过了最初的设想,然而毕竟取得了彻底胜利。班师回朝后,曹操不仅在奏章高度肯定郭嘉的功劳,同时将昔日反对出兵辽东的诸将名单统计出来,这些人听了,恐惧不已。没想到的是,曹操对这些反对者均给以重赏,理由是:此次用兵辽东,是一次侥幸胜利,是上天保佑的结果,不能当经验效法。你们的劝阻,是万全之策,所以奖赏,以后有话就说,不要有顾虑。

         曹丕就完全不同了,黄初元年(公元220年),曹丕刚登上皇帝宝座,全然不顾曹魏政权尚未有平稳,三国还在鼎立的分裂局面,就开始极尽享乐之能事,不仅急急忙忙地修建洛阳宫殿,更是不断地狩猎行乐。长水校尉戴陵提出国事初创,百业待兴,不应该不断地狩猎贻误朝政。这一下可了不得,竟然敢冒犯龙颜!曹丕大怒,在众大臣的劝阻下,戴陵总算保住了性命,以减死罪一等论处,被撤职法办下在狱中。

        出兵征讨辽东是曹操本人的意见,孰料遭到诸将的反对,太不给丞相的面子了,然而却受到奖励;劝阻曹丕狩猎是小事一宗,也是从国家和皇帝的安全着想,竟然要判处死刑!两相比较,曹丕与乃父相去之远岂止十万八千里!值是乃父在天上,蠢儿在地下,不可以同日而语。

        一个人也好,一个社会也好,都要为所犯错误付出代价,代价往往比错误要大出千倍万倍。曹丕气量狭小的错误,直接导致后续人才的匮乏。表面看,曹丕时代,还是蒸蒸日上的时代,文治有王朗、陈群、华歆等魏初三杰;武功有曹真、曹休、司马懿、张郃等,这些都是出类拔萃的一时人选,但是请注意,这都是曹操培养或笼络在帐下的精英,于曹丕没有关系。随着曹操时代的结束,硕果仅存也不过以上几人,曹丕,没有培养或延揽一个!

        延续到后来,随着曹操培养起来的曹真、张郃、王朗、华歆、陈群等相继去世,司马懿一支独大局面已成为必然——曹丕没有培养出能够牵制司马氏的任何力量。更加之孙子曹芳、曹爽、曹奂等或昏聩、或懦弱,政权归于司马氏已成必然。

  评论这张
 
阅读(165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