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觉照的博客

 
 
 

日志

 
 

荆州帮造成了魏延悲剧   

2016-08-25 09:23:42|  分类: 出师表与隆中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荆州帮造成了魏延悲剧 

        荃查魏延一生的历史,无疑,他是西蜀政权最忠诚的高级将领。死前封封爵南郑侯,官拜征西大将军的崇高地位,是西蜀政权对他品德才能的肯定。魏延死于内讧中的悲惨结局,除过自己太幼稚之外,是诸葛亮及其荆州帮将魏延置于死地

 魏延之死,诸葛亮临终安排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杨仪没有指挥军队的经验和威望,官不过长史,且同无以匹敌的征西大将军魏延形同水火;更重要的是,按道德标准,应该说杨仪脑后生有反骨。此公曾经是曹魏荆州刺史傅群的主簿,背叛傅群投降了关羽;而且有致命缺点,就是性情暴躁,心胸狭窄,难与人和衷共济。曾因同主官董允闹矛盾,被刘备虚悬起来。杨仪追随诸葛亮之后,与蒋琬同为丞相参军、长史,自以为资格老,才能也超过蒋琬,对不被推做诸葛亮的接班人心怀愤懑,竟后悔统率大军从五丈原撤回汉中时,没能举众投降曹魏,由此可见杨仪的德行。

 诸葛亮临死之前,在军中作善后安排:命绥军将军杨仪统率主力撤退,由征西大将军魏延断后,如果魏延不听从安排,大军应按计划撤退,不管魏延。此时诸葛亮似乎有一些饥不择食,顾不得杨仪的才能、德性和威望,于匆忙中做出不计后果的决定。其实不然,他的临终安排经过了深思熟虑。因为籍别的不同,诸葛亮没有忘记自己以及荆州藉派系的前途命运,自知一死,除过刘禅, 魏延已经没有制约。如果由魏延掌握至为重要的军权,近则会不顾客观现实真正的开始北伐,远则会危及荆州籍前途命运,这同自己身后名誉地位密切联系。所以病逝前召开军事会议,排除了首先应该参加的征西大将军、副统帅魏延,只召集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作身后撤退安排。让杨仪率领全军秘密撤退而令魏延断后①。从而为魏延酿造了一樽鸩酒。

 魏延是毒酒的自饮者。听到诸葛亮病逝杨仪领军撤退的消息,气势汹汹地说道:“丞相虽死,我还在这儿,相府亲属和文官运送灵柩回去安葬,我理当率领诸路大军继续北伐。况且,我魏延是什么人,能让杨仪吆五喝六,给他断后②!”同时扣押了传达军令的费祎,胁迫其联名发出截然相反的军令。费祎见大事骤变,借口为魏延说服杨仪交出军权脱身逃回。

 这是一场货真价实的军事政变,虽然不是针对蜀汉政权的谋反,也是针对代帅杨仪的夺权。此时的魏延已十分狂躁。长期遭受排挤打压的怨气怒气,没有因诸葛亮的死亡稍有渲泻,更因安排杨仪领军而恶气攻心,他的这一不寻常做法,犯下三个致命错误。

 其一,对诸葛亮死后军心士气低落到谷底的现实缺乏清醒估计。本来,诸葛亮五出祁山“北伐”曹魏,就是穷兵黩武、一意孤行的举措。西蜀小国寡民长期遭受战争水火的蹂躏,苦战厌战反战的情绪由来已久。诸葛亮一死,将士思归情绪潜然隐藏于举哀背后,在此非常背景下,欲再与强大的曹魏交战,已不可能。

 其二,不懂得军变的特征。军变贵在诡秘而速发,应在条件允许范围内,做得让对方毫无觉察。魏延既同费祎联名签署了军变命令,就不能放费祎走脱,更何况费祎是荆州帮核心人物。应设法赚来杨仪、姜维等,能多赚一个是一个,许进不许出。魏延通过公开诚信的手段实现军事阴谋,已构成一对目的与手段极不相容的矛盾。费祎一走,军事阴谋完全暴露于手握重兵的政敌面前,魏延失去制人的主动而受制于人了。在杨仪率兵回撤后,军变事实上已经流产。

 其三,缺乏应变的策略。在军变尚未发动就已失败的情况下,魏延不思改弦更张,居然率领断后部队径先南归,并烧毁主力部队回归的褒斜栈道。不夸张地说,魏延已有些歇斯底里,把同杨仪之间争夺军事指挥权,恶化成两支西蜀大军的对立;把诸葛亮退军和自己进军的分歧,公开于全军上下;更把自己摆在全体将士的对立面,士兵们归心似箭,同魏延继续“北伐”的意图尖锐对立。三对矛盾中,魏延都处在孤立地位。所以,在南谷口与杨仪军队相遇发生局部战斗时,魏延率领的部队,知道错误在魏延,所以不肯为他卖命,刚一接触就一哄而散,只留下魏延父子几个。

 荆州籍帮派体系要除掉魏延。在杨仪、魏延矛盾激化时,惟一能缓解协调的是西蜀朝廷。此前,两人都有表章飞奏,相互指责对方“叛逆”。毫无权力的刘禅,只能听从朝臣的议论。在情况完全不明时,群臣本无从盲目表态,稳妥的办法,是命令双方脱离接触,规定出各自不同的回军路线,先将军队带回汉中再调查处理。然而,良性的处理意见并没有产生。按照陈寿的认识,是因为魏延勇猛过人,骄傲自大,造成同僚敬而远之③这一表面和谐,实则过分紧张的关系。紧张关系在关键时候起了作用,西蜀高级官吏董允、蒋琬等,像押宝一样“保仪疑延”。依陈寿眼光,这是西蜀朝堂情绪化处事方式促成的错误判断。

 其实不然。蒋琬、董允等长期从政,久历宦海,大事当头,不会愚蠢冲动到这样没有理智的地步,魏延毕竟是西蜀举足轻重的人物,况且又领兵在外。如果相信魏延反叛朝廷,就应该好言抚慰,将其赚回再处理不迟,没必要打草惊蛇,徒然失去扑捉叛臣的机会。只能是一种可能,就是诸葛亮推荐安置在刘禅身边的这些荆州帮人物的心胸,比诸葛亮还要狭隘。在关键时刻,狭隘的集团利益障住了他们的视野,蒋琬等人的表态,不过是党同伐异,是出于狭隘的派系利益“保仪疑延”,乘此机将难以驾驭的魏延除掉,从而扫除荆州帮继续掌权的最大障碍。

 诸葛亮为魏延酿造了一樽鸩酒,魏延又不自觉地端起来一饮而尽,最后的结局已无法改变。魏延被马岱追杀于虎头桥(今汉中市北街十字,有虎头桥遗址),之后,杨仪又将他“夷灭三族”。

 魏延杀杨仪是真,叛西蜀是假!魏延要反叛西蜀,没必要向刘禅表奏杨仪“叛逆”,没必要拦截主力归路,而是顺理成章的率军北投曹魏。

 归纳一下,诸葛亮担任丞相后,流放、杀掉和假手他人杀掉的西蜀高级将领有,副军将军刘封,治中从事彭羕,车骑将军刘琰,长水校尉廖立,中都护李严,新城太守孟达,征西大将军魏延,督前部马谡等。其中除荆州籍马谡是代替诸葛亮承担“北伐”失败责任,廖立攻讦诸葛亮组建荆州籍帮派被流放之外,其他都是涿郡籍、益州籍掌军将领。

 ①见《三国志·魏延传》

 ②原文为:“丞相虽死,吾自见在,府亲官属使可将丧还葬,吾自当率诸军击贼,云何以一人死废天下事邪?且魏延何人,当为杨仪所部勒,作断后将乎!”(同上)

 ③原文为:“勇猛过人,又性矜高”,“当时皆避下之”(同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